社会保险 >> 养老保险

事业单位养老改革遭遇三大质疑 发布时间:2009/8/11

    年初,国家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制定下发了《事业单位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方案》,开始在广东、上海、重庆、浙江、山西五省市试点。事业单位人员要和城镇企业职工一样统筹交纳养老保险,即单位缴20%,员工缴8%;建立职业年金制度,形成基本退休金之外的养老保险第二支柱等内容。

  伴随着其改革方案的发布,不少事业单位人员表示,改革后的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水平将大幅度下降。近日,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副部长胡晓义在接受中国政府网专访时明确表示,无论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从来没有削减事业单位投入的安排,只是说根据事业单位科学分类的要求,科学调整投入的机制。

  养老保险水平明显下降

  对外经贸大学最近出现一种新潮流,提前退休,部分接近退休年龄的老教师,进进出出地忙着办理提前退休所需要的各种手续。

  与对外经贸大学老教师的忙碌相比,首都经贸大学的部分老教师们亦开始慎重思考是否提前退休。

  对教了一辈子书的教授们而言,提前退休显然不是他们本意。按专家们的说法,都是事业单位养老改革闹的,“大兴已经做了,很快就会在北京推开”。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

  让老教授们惶惶不安的是,眼下的事业单位养老改革,“从方案来看,也采取跟企业相类似的方式,很明显是向企业靠拢,眼下事业单位和企业养老保险差距挺大的,改革之后事业单位养老保险总体来说还是下降的”。首都经贸大学劳动经济学院副教授朱俊生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称。

  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凯亦对本报记者表示,包括广州、上海、重庆等很多地方已经算过,待遇明显下降了。“除非进行新的调整,按原来方案,肯定要下降,制造新的矛盾。”

  虽然改革方案中有老人老办法的规定,“但如果真正开始的话,除了已经退休的,老人也会涉及到,很多人就是为了赶这个,一批批地退休。”对外经贸大学保险学院教授王国军对本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据悉今年两会期间,已经有部分委员联名上书,要求事业单位养老改革暂缓执行。用朱俊生的话说,“这是前所未有的,以前从未发生过这种事情,代表们联名起来反对一项改革,很难想象。”此外据称,政协委员们已经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反映了事业单位养老改革问题。

  更要命的是,“我的感觉,有一个问题,现在地方党校已经面临这个问题,教师是按事业编制,行政人员是参照公务员,这样一来就造成一个很大的矛盾,事业单位搞了改革,一般来说,收入大规模下降,参照公务员的,反而工资高了很多。一个单位两种体制,问题很严重。”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董明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

  直接后果是,有的正教授退休的时候,比一个副处长工资都低得多。董明说,“改革本是好事,但结果是心理上引起巨大冲击,好听点,是一个单位的内部矛盾,难听点,是社会矛盾更加激化。”

  同时不可避免的是,事业单位主要是知识分子,一旦其各方面积极性大受影响,“大家都考公务员,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现象恐会更严重。”董明说。

  职业年金制度尚待建立

  几乎没有人质疑此项制度改革的必然性。

  “从解决制度分割来说是非常对的。现在不同的人,分割在不同的制度里面,而且各个制度之间不公平。”朱俊生说,从大的方向看,肯定要解决制度分割,走向制度统一,这是谁都认可的事情。

  改革所遭遇到的阻力或许并不令人特别意外,“机关事业单位是既得利益者,降低其水平必然引起阻力。”朱俊生说改革触动了三四千万人的利益,而这些人可能没有政策的直接决定权,但也有很大影响力。

  事实上,在改革已势在必行的局势下,为降低改革阻力,按胡晓义的话说,“实际上我们改革的原则一向都是就高不就低,逐步过渡。”

  问题是,就高不就低,说是这样说,要想实现必须有前提条件,即资金实力、制度保障,否则所说的未必能够实现,王国军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

  至于国家所鼓励的职业年金,在王国军看来,“职业年金还没有具体的政策,真是先画一个饼。”

  朱俊生亦认为,职业年金如何建立,水平应该是多少,费用谁来掏,国家目前尚没有明确。到底是先并轨再建立职业年金制度,还是先建立职业年金,保证不降低水平再并轨,或者是两者同时进行,从人保部方案来看并没有明确。“如果先并轨,将会带来很大的震动。”

  汪玉凯对《中国产经新闻》记者表示,“现在改革不是一个部门出台某些政策,而是全局制定一个整体规划的问题。整个事业单位改革首先要整体设计,要避免各部门之间出台各自政策。”

  事实上,胡晓义亦明确表示,“这是一个综合配套的工程。不光是我们一个部门在负责这个事,这是各部门的联动机制。我们现在主要任务是指导五个地方搞好试点,搞好测算,搞好方案,平稳地、顺利地进行试点,然后再总结经验,再逐步推广。”

  缺席的公务员改革

  据了解,眼下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由企业和个人按比例缴纳养老费,其水平一般比机关和事业单位低,而机关和事业单位人员的退休养老制度与企业不同,养老保险费用均由国家财政承担。

  “第一眼看见改革方案,机关没有动,我的理解是,机关是政策制定者,有话语权,但这样会危及制度改革的合法性,遭到大家的质疑。”朱俊生说。从公平、公正角度看,事业跟机关本来是统一的制度,现在把在政策制定中没有发言权的事业单位先拉出来开刀,把机关放在后面,改革的合法性因此受到很多人的质疑。

  “改革可以,但一定要公平地改革。”按照王国军的理解,社会保障是公平的,不管企业、事业、机关,互相之间都应该公平。如果仅仅压低事业单位养老收入,而不动公务员的奶酪,显然让之前同吃财政饭的事业单位不平。

  朱俊生强调,事业单位养老改革必须注意的问题是,90年代企业改革时,很多国有企业改革兼并、重组、破产,但是其社会保障没有建立,什么都不管,把大量的工人推向市场,引起非常大的社会震动。“这样的教训不能在事业单位里重演。”

  王国军说,“社会保障本身就是平衡社会的贫富差距,不能让这个制度再造出更多的不公平,这将违反社会改革的初衷。”

  按照汪玉凯的提法,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应对国家公务员、事业单位、企业职工养老保险这三者进行整体考虑,要找到大体相对能够平衡的点,最终要缩小三者之间的差距。事业单位在进行改革时不应该将养老金往下压,和水平较低的企业相平衡,而应该适当提高,向公务员看齐。

  在凤凰网一项调查中,77.4%的被调查者认为,事业单位养老金改革的方向应该是参照公务员的标准提高养老水平。

  董明则提醒,目前的事业单位养老改革,“降低开支是肯定要考虑的,但除了降低开支之外,更重要的是要达到和谐社会,不要激化矛盾。”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隐私声明 | 广告服务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欢迎投稿

您是第 818656 位来访者

北京志帆兴业国际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2009 - 隐私权政策

京ICP备09077782-1号京公网安备110106005380

联系电话:010—51319686  51319668  传真:010—51319668   邮箱:chinahrgl@126.com